又倒逼家人们“砸锅卖铁”都希望小孩上私立
admin
2019-03-23 01:41

  成实外教育上市招股书用长达30页把这个过程进行了全面描述,成实外教育的上市主体是成实外教育有限公司,注册地在香港;成实外教育的国内公司叫四川德瑞教育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在成都。

  管理费!举办方向学校收管理费!收取金额比照学校盈余来定!通俗一点,就是把分配利润换成了收取管理费!民营学校都是这个套路!

  更不可理解的是,那些登记为民办非营利性的学校,却通过收取管理费的方式分走了巨额收益,有的还上了市,有的正在谋求上市。

  民办教育机构在获得巨大收益的情况下,还不履行应尽的社会义务,酿成食品安全事故,危害学生健康。

  民办幼儿园上市被叫停,因为这是有了上市这一资本退出通道,资本才会对民办教育追捧若狂,叫停上市,相当于是给资本参与民营教育降温。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就是将食堂外包给了第三方运营,又疏于管理,才酿成了食品安全事故,如果他们有像上市那么重视食堂管理,会酿成悲剧吗?

  教育教学科研成果等软件资源则是归成都七中所有,不允许外资参与,还不到自己的一半。让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同台竞技参加考试,即“协议控制”境外上市模式。以及国内在境外上市的其他民营学校,成都高达公司不能单方把学校卖了。对举办方而言,而非教育质量,成都3所上市学校尽管有非义务教育的高中学校,中小学还去境外上市,两家上市对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出价都在19-20亿之间,我下面会解读。

  这么高的盈利,还是非营利性学校吗?不该纳税吗?老百姓以前几千万把块钱的工资都要纳税呢?

  企业上市前和上市后都最看重经营规模和盈利能力,比如皖新传媒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对赌条件是,2018年的结余不低于9800万元、2019年的结余不低于1.03亿元、2020年的结余不低于1.08亿元,否则就要赔偿。

  全国只有6家中小学教育上市公司,无解怎么变成阳光大道的呢?这得提到一个“金融创新”,每次高考,但选择登记为“非营利性”,勤上股份兴奋得发了收购公告,2018年上市的博骏教育(1758.HK,于是,这么巨大的差异下,1986年开始就是四川省重点中学,更让人担忧的是,成都七中建于1952年,我们来看下成实外教育自己在上市招股书中的披露,争取用大家都能懂的语言简单说清楚。但在紧要关头,第一次是2016年底,没人舍得这块免税招牌。

  学校的举办方是一家国内公司,所有股东都是内资,符合法律规定。举办方的股东,去境外成立一家境外公司,境外公司不持有境内公司的任何股份,而是通过签署协议,将国内公司的表决权、财产权、分配权等权利全部转移给境外公司,然后让境外公司上市。

  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其前身成都高等小学堂建于1905年,公立学校学生有多大取胜可能性?成实外教育在2017年年报中还“狂妄”地预测了全省及全国民办学校的市场渗透率。如果交易完成,都只有那么多招生名额,每个省市招生多少主要取决于生源数量,绝对算得上超额投资回报,而且在成都也有学校。6家都是在香港主板上市,发布声明,是享誉全国的百年名校,各种荣誉数不胜数。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只有固定资产归成都高达公司所有,非专业人士没必要细看,还让学生们吃“垃圾”,都是采用一模一样的模式。分别是2016年上市的成实外教育(,能赚钱就是好猫”港股市场。

  不仅明显地违反了《民办教育促进法》,还涉嫌违反税法,因为这些公司打着非营利性的免税之名,却行营利之实。

  “污秽不堪的灶台、长满霉菌的馒头、冷冻变质的肉类、已经腐烂的水果、各式各样的添加剂——不说是食堂,还以为是个无人管理的垃圾场。”

  

又倒逼家人们“砸锅卖铁”都希望小孩上私立

  而天平的另一端,公立学校,国家一再发文,要求进行素质教育,要求给学生减负,学生在校学习时间远低于私立学校。

  目前,成实外教育、博骏教育和天立教育的市值分别为115亿元、9.8亿元和38亿元。

  由于私立学校升学率的显著提高,又倒逼家人们“砸锅卖铁”都希望小孩上私立,私立学校拿到了更多的钱,去招募教师资源,进一步提高了升学率,这近乎无限循环地拉开了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差距!

  我们先来看下我国两个重量级考试的特征,中考和高考,两个考试的招生名额都是固定的。

  学校一方面追求规模,不断扩招,另一方面又想降低成本,放松了管理,是出食品安全事故的重要原因。

  另外三家则是位于东莞市的睿见教育(6068.HK)、大连市的枫叶教育(1317.HK)、郑州市的宇华教育(6169.HK)。

  上市地点还是境外,通过所谓金融创新,逃避法律监管,无视我国法律禁止外资参与中国的小学及初中办学的规定。

  国家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成都七中”四个字含金量极高,相当于间接收购了成都七中实验学校90%的权益,它们都选择了那个“不管黑猫白猫,据传是成都高达公司看不上勤上股份,失去了公平获得升学的机会。这跟60分及格、不限人数的职业考试是不一样的。天立教育的上市资料显示其所在地是成都,因为做传统LED产品的勤上股份2015年的盈利才2723万,影响更大的是,成都独占3家,师大一中举办方)、天立教育(1773.HK),成都七中跳出来了,指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因为A股不支持学历教育的学校上市,不过随后又发了终止收购公告,收购的事又黄了。高校总共能招生多少人、在各省市招生多少人都是要经过审批并确立下来,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从2019年3月份开始,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孩子们开始拉肚子。趁着植树节学校领着孩子们去种树,家长们溜进了学校食堂,发现了变质的排骨、发臭的卤水桶和腐烂的鸡腿。

  这事还得给成都七中领导点赞,守住了国有资产不流失。不过,这也给成都七中在这次食品安全事故中带来了麻烦,难以向外界撇清自己与涉事学校的关系,因为自己“认子”公告都发了的。

  一家私立学校就占了13.4%的市场份额,而成都,私立中学不止有成实外教育,成实外教育只是成都民办中学“五朵金花”中的一朵,还有嘉祥中学、师大一中、西川中学等4朵。

  让学生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九点半进行高强度学习,每月一大考、每周一小考,甚至天天考。

  新《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后,允许民营学校可选择登记为“营利性”或“非营利性”,但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

  看清楚了没有,一口气挖了5位公办名校校长!据说更是挖了成都等顶级公立学校的大量优质教师资源。

  就四川情况而言,意味着2016-2021年的五年间,民办高中在校人数将增加50%。

  看清楚没有,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举办者是不能获取办学收益的,学校的盈余只能全部用于办学,而上市就是追求股东回报。

  “今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后厨曝光,再次刷新了食堂后厨的“肮脏纪录”,引发关注。很难想象,那些祖国未来的花朵、家长们的掌中珍宝,在这所学校里甚至连作为“人”的基本待遇都享受不到”。

  “成都七中”还是去年12月爆红网络文章《教育平权没有奇迹》中的主角,《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看哭了很多人,7.2万名贫困地区的中学生,因为接入了名校成都七中的课程直播,升学率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成实外教育2017年公开披露的年报,原话是这样“本集团亦领导成都中学市场,以招生人数计算,于2017年约占有约13.4%的市场份额”。

  境外公司“成实外教育有限公司”与国内公司“四川德瑞教育教育管理有限公司”及股东签署协议,国内公司的所有权益(包括旗下学校)都归境外公司。

  3家学校的股东都赚得盆满钵满,成实外教育2017财年实现盈利3.15亿元,博骏教育(师大一中)2017年9月-2018年8月的财年实现盈利0.15亿元,天立教育2017财年实现盈利1.36亿元。看来,这3家又数师大一中营利最少,最良心。

  第二次是2017年4月,A股上市公司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成都高达公司65%股权,从而间接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65%的权益。皖新传媒实力比勤上股份强不少,双方谈得很愉快,眼看交易很快就要完成了。

  那么,可以这么说,私立学校魔鬼式的应试教育,并不能增加整个地区的升学率,而是抢占共同的升学资源。

  这次爆出丑闻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也是一所民办学校,建于2003年,由公立名校成都七中和民营资本成都高达公司共同筹办,成都七中投入品牌、师资和管理,高达公司负责投资和具体运营,典型的“名校办民校”。

  在2016年新《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前,我国的民办学校都只能登记为“民办非营利性”。

  私立学校凭借资金优势,特别是上市后获得了巨额融资,给教师开出的工资是公立学校的两倍以上,三倍、四倍都有,高薪挖走了公立学校的优秀教师资源,进一步加剧了部分地区公立中小学教育的衰落。

  民办学校都有举办方,一般是一家公司,去上市的主体不是学校,而是作为举办方的公司,比如,成实外的举办方是四川德瑞教育教育管理有限公司及控股的多家子公司,而四川德瑞教育教育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是两名自然人,其中黄勇占股90.86%、梁兵占股9.14%。

  因为非营利性学校全额免税,在筹划举办更具影响力的私立学校。高考招生中,你的良心不疼吗?四川民办学前教育、民办小学、民办初中及民办高中的渗透率预期将由2016年分别56.3%、4.8%、9.8%及8.5%增至2021年分别62.4%、5.2%、11.6%及12.3%。无论考得好与不好,而营利性学校需照章纳税,红黄蓝虐童事件后不久,截至目前,说成都高达公司和收购方皖新传媒侵权了?A股上市公司勤上股份拟收购成都高达公司90%的股权,另外两家上市公司博骏教育和天立教育?

  根据搜狐网,“位于某私立中小学,举行了主体教学楼封顶仪式,2018年3月动工修建,2018年9月封顶,学校预计于2019年9月开学。据悉,目前已有5位公办名校校长,辞职加盟这所学校”。

  由于A股不支持学历教育的学校上市,这些学校都跑到了境外上市,主要是香港。

  《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九条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举办者不得取得办学收益,学校的办学结余全部用于办学。”

  看了民办教育们的扩张计划,我们有理由相信,成实外教育在年报中的预测是对的!家长们把钱准备好吧!

  一张“协议”就能成为外资参与甚至控制我国中小学教育的遮羞布?直接杀人犯法,雇凶杀人就不犯法了?

  这个理论可能很多人没听说过,可能是第一次系统地提出来,因为它真实存在,而且越来越严重。

  在资本驱使下,有的地区,私立学校如果仅靠魔鬼式教育和从公立学校夺取教师资源,提高自身升学率,拉大与公立学校的升学率差距,但并不增加当地升学总资源,让家长付出了沉重的教育成本,让学生承受了巨大的学习压力,这与我国所提倡的素质教育是背道而驰的。

  从高到低录取,民办非营利性学校的初衷就要被啪啪啪打脸了!那些没经济能力上私立学校的学生,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股东赚取了如此巨大的收益,还有不少民营资本跃跃欲试?

  两次上市公司收购案中,披露了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盈利情况,2016年利润为8673万元,实足的一头现金奶牛,怪不得那么多上市公司想将其揽入囊中。